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
TOP

2011我们的呼伦贝尔之行
2014-04-07 11:09:28 来源: 作者: 【 】 浏览:1047次 评论:0
 
九月十三日,天气多云。海拉尔牙克石乌尔其汗

 

中午1238分我们赶到了牙克石市午餐,牙克石(满语)意为要塞。牙克石市位于大兴安岭北段,呼伦贝尔草原东端,是中国土地面积第六大的县级市,城市还算比较干净,但一路上看到的景象让人喜忧不定,中国神华集团在草原上竖起一座座煤炭采矿井,一座座高耸的烟筒冒着滚滚青烟,铁路也修到了煤矿边,火车不停地拖走一长串车厢满载的煤炭,喜的是蕴藏在千里草原下的煤炭、石油、天然气和各类重金属、有色金属正被挖掘出来,经济得到发展,人们的生活会更好;忧的是,这个过程势必对局部植被造成破坏,而有别于游牧生活方式的新的生活形态,也正在对草原生态产生沉重的压力。几十年后,但愿牧场不会下沉,青草不会成为黑草,白色的羊群别都变成黑色,河流还能是清澈见底不会断流?草原下面富存的煤炭和石油,对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们是福还是祸,上佰亿吨的煤挖空了会是什么样子,我无法想象了。能做的也仅是多使用绿色能源,也请那些大鳄们能为子孙后代多手下留情啊,呼伦贝尔的:在狩猎文化已经终结,其游牧文化正面临消失的危机。但是,经过千百年积淀、筛选和整合的原生态文化是中华文化不可或缺的一个链环,它们的消失是我们的巨大损失。莫待若干年后,后人来探讨“草原游牧文化的兴衰”。

驰骋千年的征战铁骑    深情悠扬的长调牧歌     略带连绵起伏的广阔草原

散珠般滚落草原的牛群、羊群、马群     绸带般蜿蜒割破草地的河流、湖泡

都已化作传奇的梦境    隐约传递着关于远方、关于鹰、关于牧人、关于马的信息.


        15.20我们来到了乌尔其汗,(蒙语,黎明之意。)距离牙克石70公里,午后阳光躲在云朵里时隐时现,北斗山上被白桦树和灌木妆扮的五彩斑斓,山脚下大雁河的水缓缓向西北方向九曲十八湾的流着,草甸里的灌木同样是色彩丰富,层次分明,南大桥横跨大雁河连接两岸,好一派迷人的北国秋色。前方的乌镇,无数间错落相间的板加泥的房子,前后有很大的院子,缕缕炊烟在上面飘起。据说板加泥的房子,不久也将会慢慢夷为平地,住进统一集中搬到新农村示范点居住,有好多地方已经开始慢慢变的人去房空。我无语,城市化的进程在这个小镇演绎着,该来的挡谁也挡不住,淳朴的林区人吃、住、行的民俗:地窨子、大火炕、大烟筒、大轱轳车等将化为记忆,会在时间长河里缓慢消失、遗忘。这储存着我们童年和梦想的老屋,我们在下面听了无数童话和鬼怪故事的参天大树,我们古老得令人羡慕的乡村文化,可别都装进图书馆里典藏,化为博物馆的文物,寻觅坟墓的未知尸骨追寻,最后再来造假的来包装。

 

夜晚降临,温度也急剧下降,我们赶到饭店用餐,住进小镇的旅店里,条件略艰苦些,无法洗澡,但房间还算比较干净,夜里还是有点冷了

 

 

九月十三日,天气多云。海拉尔牙克石乌尔其汗

 

中午1238分我们赶到了牙克石市午餐,牙克石(满语)意为要塞。牙克石市位于大兴安岭北段,呼伦贝尔草原东端,是中国土地面积第六大的县级市,城市还算比较干净,但一路上看到的景象让人喜忧不定,中国神华集团在草原上竖起一座座煤炭采矿井,一座座高耸的烟筒冒着滚滚青烟,铁路也修到了煤矿边,火车不停地拖走一长串车厢满载的煤炭,喜的是蕴藏在千里草原下的煤炭、石油、天然气和各类重金属、有色金属正被挖掘出来,经济得到发展,人们的生活会更好;忧的是,这个过程势必对局部植被造成破坏,而有别于游牧生活方式的新的生活形态,也正在对草原生态产生沉重的压力。几十年后,但愿牧场不会下沉,青草不会成为黑草,白色的羊群别都变成黑色,河流还能是清澈见底不会断流?草原下面富存的煤炭和石油,对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们是福还是祸,上佰亿吨的煤挖空了会是什么样子,我无法想象了。能做的也仅是多使用绿色能源,也请那些大鳄们能为子孙后代多手下留情啊,呼伦贝尔的:在狩猎文化已经终结,其游牧文化正面临消失的危机。但是,经过千百年积淀、筛选和整合的原生态文化是中华文化不可或缺的一个链环,它们的消失是我们的巨大损失。莫待若干年后,后人来探讨“草原游牧文化的兴衰”。

驰骋千年的征战铁骑    深情悠扬的长调牧歌     略带连绵起伏的广阔草原

散珠般滚落草原的牛群、羊群、马群     绸带般蜿蜒割破草地的河流、湖泡

都已化作传奇的梦境    隐约传递着关于远方、关于鹰、关于牧人、关于马的信息.


        15.20我们来到了乌尔其汗,(蒙语,黎明之意。)距离牙克石70公里,午后阳光躲在云朵里时隐时现,北斗山上被白桦树和灌木妆扮的五彩斑斓,山脚下大雁河的水缓缓向西北方向九曲十八湾的流着,草甸里的灌木同样是色彩丰富,层次分明,南大桥横跨大雁河连接两岸,好一派迷人的北国秋色。前方的乌镇,无数间错落相间的板加泥的房子,前后有很大的院子,缕缕炊烟在上面飘起。据说板加泥的房子,不久也将会慢慢夷为平地,住进统一集中搬到新农村示范点居住,有好多地方已经开始慢慢变的人去房空。我无语,城市化的进程在这个小镇演绎着,该来的挡谁也挡不住,淳朴的林区人吃、住、行的民俗:地窨子、大火炕、大烟筒、大轱轳车等将化为记忆,会在时间长河里缓慢消失、遗忘。这储存着我们童年和梦想的老屋,我们在下面听了无数童话和鬼怪故事的参天大树,我们古老得令人羡慕的乡村文化,可别都装进图书馆里典藏,化为博物馆的文物,寻觅坟墓的未知尸骨追寻,最后再来造假的来包装。

夜晚降临,温度也急剧下降,我们赶到饭店用餐,住进小镇的旅店里,条件略艰苦些,无法洗澡,但房间还算比较干净,夜里还是有点冷了。
 

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:
Tags: 责任编辑:冷刺猬
】【打印繁体】【投稿】【收藏】 【推荐】【举报】【评论】 【关闭】 【返回顶部
分享到QQ空间
分享到: 
上一篇一位自驾车阿尔山的行记 下一篇2010年一位自驾车游客的夏季呼伦..

评论

帐  号: 密码: (新用户注册)
验 证 码:
表  情:
内  容:

相关栏目

最新文章

图片主题

热门文章

推荐文章

相关文章

广告位